公告动态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公告动态 > 公司新闻

粗纤维测定仪厂家

2019-03-21 10:43:52      点击:
粗纤维测定仪厂家、就找个上海乔跃专业生产厂家、质保一年、终生维护、女人尖锐刺耳的骂声在静谧的夜晚显得格外突兀,楼上楼下左邻右舍的人也早都习以为常了,不用说,一定又是那个“小哑巴”文菁在被姐姐打……是的,邻居们都误以为她是哑巴,而实际上并非如此
    文菁,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十六岁少女,她是那么一个毫不起眼的存在,得不到关怀和关注。在她十六岁花季的年纪,她的人生才刚开始起步,她如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是随风而逝还是偶然跌落进某一双眼睛里被磨砺成珍珠呢
    周围的邻居们没有见过文菁开口说话。有好几次邻居经过文菁家的门口都看见她姐姐或者母亲在打她,伴随着不堪入耳的骂声,可文菁从不会吭一声。时间久了,大家都误以为她是天生的哑巴,不然怎么会有人挨打也不嚎一声的即使是大人也承受不了肉/体上的痛苦吧,何况那只是一个瘦弱的女孩儿……人们猜测她不喊不闹,多半因为她哑的。
    不知道文菁年龄的人,会以为她未成年,那是因为她身型比较瘦小的原因,实际上她已经十六岁了。按正常来将,她应该上高中,可是她身处在这样的家庭,能有片瓦遮身已是不易,哪里还会有机会去上学呢。
  文菁十岁的时候被一个男人收养,带到这个家里,刚开始得时候她过得并不像现在这么糟糕,那时她还能念书,还有人关心她,可是自从收养她的那个男人因病过世之后,他的妻子,也就是文菁名义上的养母就开始原形毕露。
    那个刻薄的女人口口声声骂文菁是她那死去的老公在外边跟情人生的野种,而文菁对此从不解释。养父死后,文菁被迫辍学,紧接着她的生活起了极大的变化,她成了养母和姐姐肆意发泄的出气筒,成了家里的佣人,每天都要伺候家里两个脾气怪异,尖酸刻薄的女人。自那时候她就再也没有说过话,无论遭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她都不开口。活在两个女人的魔爪之下,她更是把自己封闭起来,除非是必要,否则她不会踏出自己房门一步。
    今彤所以会撞破姐姐的好事,是文菁实在太口渴,忍不住想出来倒一杯水,但是她哪知道会那么巧……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她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文晓芹走出这个房间的时候,文菁已经缩在床角一动不动。她不敢动,全身痛,被鸡毛掸子抽得身上都发红。就这样僵硬了许久,她才慢慢钻进被子里去,蜷缩成一团,她不是在哭,挨打的次数多了,她觉得自己没有眼泪可流,只是心脏的位置变得空空的,剩下一股冰冷的风在里边肆虐……
    文菁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入睡了,尽管身上还是很疼,但是她实在太疲倦,加上黄昏时分淋了雨,头昏昏,很快就睡熟了。这一睡就到了第二天中午……
    文菁睁开惺忪的睡眼,瞅见床边的钟指向了12点……糟糕!文菁猛地从床上弹起来,睡意全无。这下可有得受了,家里平时都是中午12点半开饭,不准时开饭的话,那两个女人又要发火了!
    文菁来不及多想,急匆匆地冲向浴室,洗把冷水脸,漱口,梳头,前后不到五分钟时间洗漱完毕,冲向厨房!可是为时已晚。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看起来是从外边刚回家,见文菁才刚把米下锅,凶神恶煞地蹿过来一把揪住文菁的耳朵!
   “小杂/种,你昨晚偷汉子去了吗这么晚才起来做饭,你想饿死我啊!”女人那血盆大口化得跟鬼似的,满口被烟熏黑的牙齿,配上她那破锣一样的声音,活脱脱一个母夜叉!这是文菁的养母,在外面打麻将熬个通宵才回来,不能马上吃饭,她就火冒三丈了。
    文菁缩着脖子,眼眶红红的,耳朵处传来钻心的痛,还没缓过劲来,养母已经操起了菜板旁边的擀面杖!